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康熙字典笔画 >> 正文

【流年】爱的誓言(选择征文·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爱情是个出其不意的东西,不是寻找来,也不是等待而来,是缘分所定,遇见了,你便会疯狂。

爱了,你便会知道什么是爱。偶遇有时更是铭心的。

——题记

飞机落地的一刹那,有一些震颤,机舱内发出了欢呼。

之洲拨通了电话:“喂,我到了!”

“好,我和阿芹在外面等你!”

洗了脸,换了件衣服,把头发仔细整了整。之洲怀着喜悦,走出了卫生间,除了平静,似乎并没有那种亢奋和激动。

诗雨和阿芹在栏杆外面不停地张望,阿芹似乎比诗雨更加着急,他们几乎过滤了所有的行人,竟然没发现那个身影。

“都出来完了,怎么没一个像的啊?”阿芹有些失望。

诗雨不言语,反复找寻着,心里“咚咚”地跳着,有一些乱。

“万一,是个小老头,可怎么办?”

“要是个小老头,就直接送上回头的飞机!”

她相信着自己的直觉,不会错的,决不会错的!一定!

之洲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个了,一眼,就看到了有张面孔,特别地出众,是她!他笑了一下,挥了挥手。

他的牛仔裤条纹T恤衫格外显眼,诗雨和阿芹都看得很开心。

之洲推着行李箱走过来的时候,诗雨和阿芹很快就飘到了面前。他开心地和她们打了招呼,然后看面前穿黄色斑纹连衣裙的诗雨,感觉似乎是某个部落的公主一般,野性中带着几分妩媚。

“可以了,上去抱抱。”阿芹在诗雨耳边轻声说。

诗雨走上前来,伸出双臂,之洲轻轻地抱住,感觉轻飘飘有一股香气侵入鼻息。好轻,他心里说。

诗雨特意穿了平底鞋,生怕自己的个头高过这个男人,可站到一起,却禁不住想要发笑,比自己想象的要好多了。一种满足涌进了她的心里。

车子行走在路上,之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浓厚的男中音,让车厢里充满了磁性。

诗雨的脸上写满了惬意。

之洲拉了诗雨的手,握住,带着热度。夜色下,两道忽闪着的晶亮,透出让人渴望的东西。

有一种幸福在诗雨的心里涌起,她不由自主地慢慢靠近,之洲伸出手臂,把她搂在怀里。

一股淡淡的香气浸入之洲的鼻息,诗雨也感觉到了有一种诱人的汗的气息扑到自己的面前……

车轮在行走,安静之中一缕热气在奔流,他们都脸红了……

回家的感觉真好。他们都这样想。

几年前,一次偶然的访问,诗雨看到有一篇文字中的几句话,非常欣赏,唤起了自己内心积存很久的一些东西,忍不住拿过来述说自己的心情,刚好又被之洲看到并留言了。

诗雨点击了头像,刚好他也在,相互问候之后,诗雨点开了视频。她并不在意网络视频,只是喜欢在第一时间,观察对方的眼睛,以选择诚恳。

之洲并不在意,只是感觉到有些诧异,他历来对网络视频存有疑虑,可是在他面前,是一个打扮入时飘洒着长发的美丽女子,俊俏的脸上写着一些似冷似热的东西。

她甜甜地一笑,他感觉到了她的随意,带着几分善意。话匣子打开,相互通报了各自的境况。就像两个行走的人,偶然在咖啡间相遇,两个人说一些不知道有什么用意的话题,有一种轻松就那样地无拘无束躺在这夜色里。

半年过去了,那次视频之后,两人都没有在空间进行互动,只是似乎知道有这么个人,见过一面,就在空间里静静地躺着。诗雨继续在空间里打发自己的时间,之洲则继续随意地书写自己的文字。

有一天,之洲随意浏览,看到一条信息,是诗雨的“大哥加入一个文字群吧”。

他去那个群里看了看,里面有一些喜欢舞文弄墨的人,在那里谈天说地,有些不感兴趣。查看大家的发言,竟然有些云里雾里,一个人也不认识。

他想表示一下自己的诚意,就随着大家胡言乱语。突然,被踢了出来。

“你什么规矩也不懂,胡乱发什么言?算了,这里不适合你!”诗雨开了窗口,对他训斥一番。

之洲感觉到有些憋屈,不就是不了解嘛,干嘛那样生气?我又不了解你,也没有必要生气啊。可是诗雨不依不饶:“给你说过的,怎么就记不住?”

不是记不住,是根本就没有去记。对于网络上的朋友,之洲有一种认识,就是不去记个人的隐私,不去关注任何人的信息,这个恰恰是诗雨最难以接受的。她需要的朋友都要真实,而他总认为大家都需要戴上面具。两个人就这样争论不休,一来二去,聊了很多,倒把各自的身世整明白了。

不过,仍然是相互沉默的多。再一次,两人很久不再言语。

她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下喝茶,在音乐声中,回味品读自己的一些过往。写一些小心情,小感受……

他不喜欢喝茶,却喜欢品读关于茶的文字,关于人生的感悟。每当夜晚来临,这两个错开多时的人,又因共同的喜好走到了一起,慢慢的,他们随意地交谈,涉及到几乎所有的话题,她的喜欢往往是他的所谈,而他的喜欢又往往是她的所愿。这种默合让她惊喜连连,而他则无法不对这个女人另眼相看。就这样,情节愈演愈烈,似乎有一些疯狂。

如今,两个人携手,在家乡这块土地,尽情地畅游。

家乡的河水,蜿蜒着清澈透明。之洲尽情地享受着诗雨带给他的喜悦,两个人牵手在林荫河畔。

一切是那样地自然和顺畅,心与心之间,就像那些迷人的风光。

也许是500年的修炼,也许是1000年的锻造。美丽的山峦,散发着真真的清香。

吊桥,村庄,木筏,芦苇荡,碧波荡漾中,诗雨洗涤着含羞的模样,把湿漉漉的笑声,扔在之洲的身旁。

浅滩,水流,黄昏,清凉,鹅卵石敲打着他的心房,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忧伤,他张望着,双手捧起那柔软的身躯,顺着河水,放逐自己的舒畅。

梦一样的欢快,来得有些突然,有些来不及思量。

之洲在河边长大,对于水的记忆,一下子变成了一种渴望,说不清楚因为什么,他愿意就这样自由地释放,在这个女孩面前,释放自己所有的快乐。

农家饭庄飘来阵阵的诱人,黄昏落日的余晖透过树的缝隙照在餐桌上,月亮已经迫不及待地在偷偷地张望了。

一盘鸡,一盘鱼,两个小菜,打开啤酒,在树下,四目相对,不用很多言语,幸福已经到处流淌。心里想说的话儿,只在一瞬间,随着眼波,射进对方的心房。

诗雨感觉到所有的彷徨已经不知去向,之洲的内心,也开始充满了新的希望。

相聚总是短暂。三天的时光,对于他们,如同几个世纪,又如同一刻钟的过场。

在庙里,许愿,抽签。两个上签,在各自的心里,留下来一世的愿望。

不用吐露,不用交换,四目相对,已经写满了爱的誓言。

庙里师傅笑着,深情地颔首,说他们的心愿都能够实现。

飞机已经起飞,留下来的思念比夜还要漫长……

许久以来,她似乎总是在等待,总有一种隐隐的东西,那种奇怪和异样支撑着她。

等待。她不知道结果如何,但心里总是有一种不舍。

如今,这个人竟然悄悄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喜欢他什么,只是有一种说不来的冲动,让自己兴奋,愿意和这个人面对。

春天过去了,夏天来的时候,相聚再次来临。

诗雨早早地来到机场,她想要在第一时间,给他一个拥抱。

艳阳依旧高照,机场外草坪的石凳上,诗雨似要睡去。

懒懒的阳光,伸向梦的方向。有人走过来,熟息的味道压了过来,她心跳加速,呼吸有点上不来,血液涌上头顶。她不敢抬头,明明知道是他,似眨眼间的一瞬那,他没有重量,没有影子,没有声音,却像一股热浪扑了过来,他慢慢走到跟前,把手轻轻的放在她的肩上,用她想像过千万次的声音问:“你来好久了吗?”

在她脑海里演练了无数次的那些话语,那些动作,竟然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不记得了,傻傻地站着,整个人像浮在水面上,随波浪一波又一波的荡来荡去。

她惊,之后她喜,扬起她最美的妆容,艳丽而热烈地望着他,足以将他融化。

他笑着,上前抱住她……

她醒了,原来做了一个瞬间的梦。看看时间,飞机还早。

之洲不等飞机落稳,就急忙打电话,他听到诗雨着急的声音:“门口等着我,我迷路了!马上赶到!”

没有激动,没有那些热烈,简单拥抱之后,只是急急忙忙地安放行李。

上了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笑着,望着,拉手,胡乱地说一些不知道什么话,依然这么的温馨和熟悉。

飞机离开的一刹那,诗雨的眼圈红了。她的心已经被带走,随着之洲到万里之遥。

“你在广州么?”诗雨一看,是几年前认识的一位老总打来的。

“丁总啊!你怎么知道我在广州?”诗雨感觉到很惊奇,这位集团公司的老总,好久没联系了,曾经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交往。

“我怎么会不知道啊?你空间写着呢。”对方朗笑着,“今晚请你吃饭!”

“你在广州啊?”

“开会!正好看到你的消息。”

诗雨故意没有梳妆,虽然这不符合她的习惯。她只是隐隐觉得,会要发生一些什么事情,而她的心已经不在这里。她满脑子想着的,是已经飞远那个人带,走了她的一切,并把信任和甜蜜留在这里。

见面是在一个幽静的宾馆餐厅,只有两个人。几句寒暄之后,丁总开门见山:“我能照顾你一辈子么?”

诗雨微微一笑,没有言语。

“我这个人最相信缘分,自从看到你,我就感觉到有一种力量,让我想要对你说出这些话,已经很久了。今天说出来,无论你什么态度,我都会尊重你。”

诗雨有些感动。这么多年,她一直把他当作哥哥,也当作朋友,却从来没有想过,在他的心里,竟然有这样的念头。

一种苦涩和甜蜜,在她的心头酝酿。

曾经想要的东西,看起来那么遥远,似乎并不属于自己。可如今,就轻易地就摆在自己面前。

她苦笑了一下。突然,她感觉到有一种热度涌上心头。她为自己的选择感动,甚至有热泪涌进心头。

“我们是朋友,难得见面,不谈这些,好么?”

“好的。我理解你的选择。”

结束了会面,诗雨就迫不及待地给之洲发了消息,把这些情况向他诉说,她知道他能感觉到她的内心涌动。

之洲笑了,笑得很开心。

夏季再次来临的时候,之洲辞了工作,直飞诗雨居住的城市。

两个人已经约定,从此,将融合在一起,再也不分离。

这些年的相隔,让两颗心越来越近。遥远的距离,没有阻止两颗跳动的心碰在一起。反倒坚定了一种信念:放弃所有,拥抱爱情!

泪水在眼中打转。相遇的喜悦,冲刷着无数的辛酸,诗雨扑到之洲的怀里,放声痛哭,心底却是满含幸福的甜蜜……

阳光照在肩头,清风吹过来,拂动诗雨的长发,之洲握紧了她的手臂,很用力……

原野上开着很多的鲜花。诗雨望着,喃喃地细语:“我们就住在有花的地方。”

“我会弄很多的石头,围起院子。”

“我来剪草。”

“我在树下写字,旁边是溪流。”

“我给你沏茶倒水。”

“我自己画图,建造一座房子,像你梦想的住所那样唯美。”

“要有大大的门庭,坐在外面喝茶。”

“按你的,我们想着做。”

天蓝蓝的,飘着白云。

有几只快乐的鸟儿飞过去,在高处鸣叫。

远处一抹彩霞,把夕阳的下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为什么癫痫疾病查不出病因
癫痫病都会有哪些诱因
女性羊癫疯的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

情见势屈网 | 安庆二手电动车 | 梦幻分解装备 | 按摩解酒 | 和氏奶粉价格 | 汽油价格上涨 | 毛和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