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手机温度过高 >> 正文

【八一】情系疏勒河(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伟是南方人,从小在长江中下游的鱼米之乡——鄱阳湖边长大。父亲是小学的语文老师,受父亲的熏陶,伟的文学功底不错,特别是古诗词,写出来古韵十足。

高考的那年,在老爸的一番运作下,伟以国防委培生的身份,来到了厦门集美大学就读。大学毕业后,进入到某野战部队基层任职,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经过几年努力,现已经是少校军衔。

盛夏的某日,伟接到上级命令,率军千里跃进大新疆,进行年度野战训练。

大漠千里,寸草不生,罗布泊,马兰基地,楼兰美女,小河公主,这是怎样神奇的一片土地啊!只要想一想这些神奇的名字,就不由的诗意盎然,心潮澎湃。此次入疆,伟自然也就多了一份诗意的遐想。

新疆的遥远已超出伟的想象,在交通高速发展的今天,竟然还有坐火车半个月还到不了的地方。昼夜兼程,火车来到了疏勒河车站。

疏勒河站是兰新线上的一个三等车站,位于甘肃瓜州县三道沟镇,以前是属于乌局哈段管的。鼎盛时期有五千多职工,加上乌局的待遇也好,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小镇比较繁华。后来铁路改革,疏勒河站划归兰局管,乌局的五千员工撤回哈密,三道沟镇由此鼎盛不复,但繁华尚在。

祁连山清澈甘甜的雪水,给予了疏勒河充沛的水量,营造出了疏勒河站这样的一片绿洲。兰新线的大部分是在大戈壁上穿行,因此疏勒河站也就成了兰新线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水源补给地。过疏勒河站,就是将近三百公里的黑戈壁,是一大片的无水区,特别是当年的火车都是蒸汽机车,每六十公里就要加一次水,因此,疏勒河站还要承担这一大片无水区的补水任务。由此可以想象到当年疏勒河站的繁盛。

改革之后的疏勒河站现在是站小人少,工作人员不多。火车要在这里停留三天,伟作为领军之一,自是跟车站工作人员接触较多,接触较多的三位小姐姐和一位加水师傅。

三位小姐姐之间,有一个叫刘燕红的,性格开朗活泼,热情大方。第一次给伟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刚到的那一天下午,伟带着三个小兵找车站的相关人员协调完一些事情,正在走廊上聊着,后面传来一声:“亲爱的兵哥哥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伟转过头一看,只见一位可爱的小姐姐,落落大方地走了过来。小姐姐白净的脸蛋儿,眉目清秀,清澈的眼眸,洋溢着淡淡的温馨,好清雅的一个小姐姐呀!伟看得有点失了神,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忙说道:“没事,我们在闲聊。”

“哦,那行,我们领导讲了,一定要配合好你们的工作,我叫刘燕红,有事尽管吩咐。”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偶有闲暇,伟给小姐姐们讲一些东南的趣事,也会听小姐姐们吐槽一下工作生活中的一些碎语。聊天的时候,伟时不时的会多看一眼燕红小姐姐,发现小姐姐也在看着他,四目相融,竟是有点耳红心跳的感觉。

相识总是短暂,一别却是两月。

两个月的训练结束,伟率部南撤,原路返回,再次途经疏勒河站,巧合的是,火车不偏不倚地正好停靠在来时的位置。因为这次只是停靠加水,不作过多停留。伟没有时间下车,只好在窗口伸出半个身子,探寻两个月前那个熟悉的身影。

看到加水的师傅走过来,伟高喊一声:“师傅,好久不见啊!”

加水师傅抬头一看:“是你呀,回来啦。瘦了不少啊!”

“嗯,是瘦了点。”

伟一边答应着,一边又扫视了一遍站台。

加水师傅笑了笑:“你是在找燕红吧。”

看师傅说破了,伟有点不好意思:“没有,我就看看。”

“小伙呀,不要不好意思啦,两个月前我就看出来你俩能有点意思。这几天燕红的爷爷病了,她回瓜州照顾爷爷去了。走的时候嘱托我,等你回来的时候,一定要把她的电话号码给你,让你联系她。快点拿手机,记一下她的电话号码,加上她的微信,你俩好好聊聊。”

伟一阵脸红,还是快速拿出手机,记下了电话号码。

加水师傅收好水管,说道:“小伙子,你们马上就要发车了,明年见。别忘了,事成之后,给我来两颗喜糖。哈哈……”

“好的,明年见。”

五分钟的停靠,有遗憾也有欣喜。

火车缓缓移动,巍巍的祁连山,滔滔的疏勒河,戈壁大漠的砾岩沙石,路基两侧的白杨红柳,渐渐远去,渐渐模糊,伟收回了恋恋不舍的目光……

部队继续南下,到达驻地之前,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跟燕红小姐姐聊天就成了伟的必修课。

从微信聊天的过程中,伟才知道,燕红老家也是江西人,爷爷就是疏勒河车站的建设者。疏勒河车站是由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承建的,当年建设的条件非常艰苦,在没有机械的的情况下,运输和土建工程劳动量非常大,运砖石、挖土方、夯路基、送枕木全靠两手双肩,工作时间达到十几个小时,有时候为了赶进度,白日黑夜的干。

如今,这片荒凉的土地已经是良田万顷,沟渠纵横,林环水绕,草木葱郁,鸟语花香,这都是当年兵团人热血的青春啊!

时至今日,当年的建设者们都已经是白发苍苍了。燕红的爷爷和另外一个老乡是当时兵团最小的,爷爷已经八十九岁高龄了,艰苦的环境里,两个人互相的关心和帮助,结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

兰新线建设完成之后,随着部队改编,两人就此分开了。燕红的爷爷在瓜州成了亲,就留在了瓜州,那个老乡就回了南方,据说在南昌陆军步兵学校呆过。刚开始还通点信,后来渐渐地就失去了联络。爷爷身体不好,越来越想念当年的老乡。

听到南昌陆军步兵学校,伟精神一震。因为伟的爷爷就曾经在南陆步校待过。

回到驻地,部队休整。伟探亲回到了家,迫不及待地找到了爷爷,打听起南陆步校的事。

伟的爷爷已经九十一岁,南昌陆军步兵学校出来,去了景德镇瓷厂,当了一名瓷业工人。老爷爷精神矍铄,耳不聋,眼不花。一听孙子说起南陆步校的事可就来了精神,再一说到疏勒河车站,老爷爷有点激动,问道:“你说的是甘肃瓜州的那个疏勒河?”

“是呀!怎么啦?”伟看到爷爷的这般反应,有点惊讶。

“孙子哎,你不知道啊,当年建造疏勒河车站有多苦啊!”

伟一听爷爷这话,不禁跳了起来:“爷爷,你是说你在瓜州待过?我怎么没听你说过呀?”

“那个苦啊,不堪回首啊!”

“那有个叫刘元章的爷爷你认不认识?”

“谁?”老爷爷瞪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

“刘元章呀。”

“刘元章,你说的肯定是农十一师二团一连的刘元章,那是我过命的兄弟呀!”

老爷爷一阵激动:“你是怎么知道的?”

伟就把进疆路过疏勒河的事情详细的讲了一遍,爷爷再次肯定的说:“没错,就是他!”

当即,伟拨通了燕红的微信视频聊天,告诉了燕红这个好消息。

燕红正在家照顾爷爷,听到这个消息,立马跑到爷爷的面前,把镜头对着爷爷,这边伟也把手机给到爷爷的面前,两位世纪老人,隔了半个多世纪的沧桑,在视频里倒是有点认不出来。

当伟的爷爷喊出:“猴子啊,我是广友!”

刘爷爷激动得泪流满面,嘴唇蠕动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因为“猴子”是他在兵团时的绰号,外人是没有知道的。“广友”是伟的爷爷的派行名字,在兵团用的,在家一般用小名,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派名。

两位老人年事已高,路途遥远,想让两位老人见面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没办法,伟给爷爷拍了一段半个小时的录像,马上直飞兰州,赶到了刘爷爷的身边,一边给刘爷爷看着录像,一边给刘爷爷介绍着自己爷爷的近况。刘爷爷看了录像视频,又激动,又高兴。捧着手机,看了一遍又一遍,久久不愿放下。

平复了一下心情,刘爷爷让燕红打开床头的木柜,在小抽屉里拿出一本笔记本,把笔记本递给伟,说道:“孩子啊,这是你爷爷当年回南方的时候给我留作纪念的。我俩现在也走不动了,你把这个带回去,就算是我俩的一个见面吧。”

这是一本极具年代感的笔记本,红色的塑料外皮,翻开扉页,是一张毛主席的像,后面是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排除万难,不怕牺牲,去争取胜利。语录的下面空白处,歪歪斜斜地写着:猴子留念,广友。内页已经发黄,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日记。伟看着日记的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深深思念,不禁眼眶一热:“爷爷,你放心,我一定转达到!”

一周过后,刘爷爷的病情好转,身体痊愈,燕红要回疏勒河站上班了。伟决定跟燕红一起先到疏勒河车站,然后在车站停留一晚,再乘火车返回江西,在家呆两天就将归队了。

伟拍下了一段刘爷爷的视频录像,收拾好行李,和燕红一起,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刘爷爷,回到了疏勒河车站。

傍晚,伟和燕红来到了疏勒河边,清澈的河水哗哗地流淌着。远处,夕阳下的祁连山,巍峨而庄严。俩人牵着手,默默地沿着河边走着,偶然的四目相视,定格两秒,燕红咯咯一笑,扭过头去,两只手便攥的更紧了些。

湖北治疗癫痫病的专业医院
宜昌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老年癫痫病有哪些常识

友情链接:

情见势屈网 | 安庆二手电动车 | 梦幻分解装备 | 按摩解酒 | 和氏奶粉价格 | 汽油价格上涨 | 毛和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