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石狮子模型下载 >> 正文

【东方小说】浪漫的纠结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房地产公司的副总经理与公司女员工之间发生了浪漫的故事,在家庭与情妇之间需要做出选择的时候,他感到十分纠结......题记

1、

龚少杰的浪漫故事,要从二十年前说起。 三十九岁的他,是金华房地产开发公司的任副总经理,事业上已小有成就,适逢他人生的巅峰时期。他英俊伟岸,一表人才,而且性情开朗,为人谦和大度,颇受女性喜爱。公司的姐妹们私聊,有个靓女心直口快,提及自己的丈夫,抱怨说:“哎......瞧俺家那个不争气的,整天里跟一些狐朋狗友鬼混,家里也沾不上什么光。看人家龚总,哪个女人摊上,算是上辈子烧了高香。” 说完之后,又后悔自己揭了家丑,连忙接着说了一句:“不提他了,还是聊点别的吧。”其实的一个姐妹打哈哈说:“美女,你该不是对龚总有非分之想吧?”“去你的,别瞎说”美女轻轻打了这个多嘴的姐妹一下。

话说这位美女,名叫吕金花,负责公司的对外联络事务。她年方三十一岁,年轻貌美、性格直爽。吕金花二十几岁就进了公司,有一天,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一个黑帮的混混遇见,立刻被她的美貌所吸引,便尾随其后,知道了吕金花的住处。他动了心思,要让这个漂亮妞给自己做媳妇,他采用软硬兼施的手段,搞得李金花家里鸡犬不宁。吕金花害怕伤及父母和小弟,不敢去报案,最后百般无奈地、不情愿地嫁给了这个无赖——就是她跟姐妹们提及的那个不争气的老公。

吕金花的老公叫穆铁军,他为能娶上一个美貌的老婆而骄傲,偶尔带着出去,跟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一起喝酒、鬼混。吕金花结婚五六年也没有生孩子,后来才知道,穆铁军在一次火拼中,被人踢坏了睾丸,再不能生育。他经常夜不归宿,还时常往外地跑,也不知道都做些什么,吕金花不想问,也不敢问,时常暗自伤感,叹惜自己的命苦。

这些年,高楼大厦像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人们逐渐从破旧拥挤的房子搬进宽敞明亮的新居,地产开发公司的副总龚少杰,自然会近水楼台先得月,他搬进了使用面积90多平米的新居。三间卧室,一间明厅,厨房宽敞,单独卫生间、厕所。这么大的面积,这么前卫的格局,当时在整个城市里也不多见。龚总的夫人在一个企业里做会计,她1米68的个头,人既温柔又随和,长得也十分的标致,夫妻两人感情一向很好。女儿上小学五年级,每天车接车送。周日休息时,龚少杰常开着轿车,带夫人和女儿去市场采购,或者去郊外游玩,生活过的十分滋润。在全国人民奔小康的年代里,他家提前进入了小康。

周一的早上,龚少杰跟往常一样,开车送女儿去幼儿园、送夫人送去单位,然后去公司上班。刚端茶水杯,忽听电话铃声响起,是总经理找他,龚少杰连忙来到总经理办公室。“少杰,地号还没消息呀,听说竞争很厉害,是不是力度不够啊?”总经理对B区那块地很感兴趣,一直关注审批的进展。龚少杰回答:“已经打理好了,市里要再开一次会才能有结果。乔喜欢洗浴。要不今晚约他出来打探一下?”“也好,吕金华跟他挺熟,带她一起去吧.”总经理同意了龚少杰的建议。

皇家洗浴装修的富丽堂皇,龚少杰和吕金华领着乔到了定好的包房,“领导,您看这个房间如何,还满意吗?” 龚少杰谦卑地问道。“恩,不错,不错!不好意思,让你们破费了”乔十分满意。“先休息一会好吧,一会洗浴完了我们在休息大厅见”,吕金华笑容可掬地对乔说。龚少杰起身领乔一起去了男宾浴场,吕金花自己去了女宾浴场。半个小时后,三个人在休息大厅汇合,在一张圆桌旁围坐下来。龚少杰要了一瓶法国斯瑞德美乐红葡萄酒, 三个人一边品味,一边聊天。

吕金花单刀直入:“领导啊,我们公司那块地咋样啦,还没消息呀?”乔戴上了眼睛,笑咪咪地看了吕金花一眼后回答: “怎么,对我还不放心?不是已经帮你们公司批过一块地了吗,妳该了解我的能力”龚少杰听了乔的一席话,急忙说道: “哪里会不放心,领导的能量我们知道,就是想请领导透露点消息,不方便也没关系,我们等呗” 龚少杰又对着乔的耳朵小声说:“一会回包房,给你安排一个漂亮妞,给你舒舒服服地按个摩”乔听后,指着龚少杰说:“你小子猴急,告诉你吧,估计再有半个月,就差不多了。”“哦,那就有劳领导费心了!” 龚少杰委婉地叮嘱了一句。

2、

龚少杰领乔到了包房,让领班找了几个按摩小姐,对乔说:“您自己选吧,不满意就让领班换人,满意为止,慢慢享受吧,我去休息大厅等”吕金花一个人坐在休息大厅,看见龚少杰回来便问道:“龚总,都安排好了吗?”“恩,好了,我们在这里等吧。”

平日在公司里,两个人单独说话的机会很少,龚少杰也没有仔细端详过吕金花,可李金花却对这位仪表堂堂的龚总仰暮三分,现在有机会单独相处,吕金花心里还多少有点紧张,心直口快的她,却想不起接下来该说什么。龚少杰看了一眼吕金花:嘿,这小媳妇洗浴后,白皙的脸庞透着红晕,长发披在睡衣背后,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甚是迷人!都说十七、八的姑娘一朵花,原来这三十岁成熟女人的风韵更能撩人心扉。龚少杰一瞬间的心动,似乎被吕金花觉察到,她轻声地问:“龚总,你怎么不找个小姐按摩呀?”

“哦,我不是怕......怕你一个人无聊吗,再说,今天的任务是要让乔满意,不能喧宾夺主啊”其实龚少杰是另有原因:有一次陪客人,自己也找个小姐按摩,按摩女孩毫无遮掩,直奔主题。发泄过后,龚少杰并没有感觉很爽,用钱买来的肉体,只是一具毫无情感的玩偶罢了,从此就不再喜欢按摩。他不想把真正的原因告诉吕金花,刚才顺口搪塞的话,怕是也记不清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吕金花心中暗想:龚总不仅是长得帅,还懂得关心人,眼前这个英俊的男人和浪漫温馨的环境撩动了吕金花的春心。

“先生,你们的那位客人让我告诉你们,他今晚不想走了” 领班的小伙子来转告。龚少杰对吕金花说:“那我今晚留在这陪乔吧,回头我给家里打个电话就行了,你穿好衣服,自己先回去吧”,吕金花看出龚总怕自己的老公有想法,急忙说:“我们家那个死鬼跟人去外地了,我也不用回去的”龚少杰想了想说:“好吧,那你再开两个包房吧,我俩一人一间,今晚都不回去了。”

吕金花从前台回来,手里只拿了一把房间钥匙,告诉龚少杰说:“今晚客人多,就剩一个房间了,我俩就凑合一宿?”龚少杰明白吕金花的含意,而且,他今天也发现,吕金花原来是个很有魅力,非常性感的女人,很投自己的口味。既然是你有情,我有意,就不要隐讳了,龚少杰拉着吕金花松软的小手,双双进了新开的包房。房间里一色是欧式情调,真像是进了皇宫一般。躺在床上,望着天棚上镶嵌的那块大镜子,清晰地映出两个人的身姿,吕金花转身把头埋到龚少杰的怀里。龚少杰闻了闻秀发,又吻了一下前额,慢慢地脱掉了她的睡衣......

第二天早上,龚少杰从包里取出五千元钱,交给吕金花,让她去前台结账。乔也醒了,看上去挺高兴,躲在眼镜后面的双眼含着微笑。三个人来到一家有名的粤式酒店,吃过早茶。龚少杰开车先把乔送到市政府,便往公司开去,在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屋门前,让吕金花下车,步行,自己驱车先到了公司。龚少杰向总经理汇报说:“乔透露,半个月就能差不多”“很好!”总经理似乎放心了。

几天后,吕金花私下找龚少杰,告诉他自己那个死鬼老公在外地打死了人,可能要判死刑,想去见上最后一面。“去吧,毕竟夫妻一场,需要我做什么?”龚少杰支持吕金花关心地问。“人在深圳,挺远的,我可能要去些日子,你帮我请个假吧”龚少杰听后说:“没问题”,又拿出一叠钱,递给吕金花说:“拿去路上用吧,出门在外,要照顾好自己”“不用,钱够了。”吕金花不肯要。龚少杰把钱塞到吕金花的手里说:“拿着吧,出门在外,用钱的地方多。什么时间走,我送你?”“不用了,你也挺忙的。”

深圳监狱的会见室,吕金花透过隔离栏,见穆铁军蓬头垢面,神情呆滞,镣铐加身,禁不住流下几滴眼泪。她走进铁栏说:“你这个混蛋,还有什么要说的?”“是我自作自受,就是这几年苦了你了,找个好人嫁了吧!”穆铁军转过身,拖着沉重的脚镣,踉跄地跟着狱警回牢房了。吕金花了却了见最后一面的心愿,当天就登上了返程的火车。

吕金花坐在火车的窗前,那绿幽幽的田野舒缓了她几年的郁闷,心想,总算结束了!自己还年轻,以后可要好好把握自己的命运了。她的脑海又浮现出龚少杰:他们夫妻感情很好,我这样偷偷摸摸地跟他,也不是长久之事啊。他又想起龚少杰对她的那些好,又觉得刚才不该那么想,比起死鬼老公,龚少杰不知要强过多少倍,尽管他不能把全部的爱给自己,那也值得。

3、

吕金花回到家里,拿出钥匙开门,奇怪,怎么插不进去了,难道是有人恶作剧,塞进什么东西啦?正当吕金花纳闷的时候,邻居大妈出来对她说:“孩子啊,妳来我家,有话跟你说。”吕金花随大妈进屋后,看见地上堆满了自己家的东西,觉得很蹊跷:“大妈,这是怎么回事啊?”“是这么回事,你去深圳的第二天,穆铁军的弟弟带了几个凶巴巴的小伙子来找你,我说妳到深圳看他哥哥去了。没想到,他们砸开了门锁,把你的东西强行堆到了我家,并让我告诉妳,这个房子以后不要来了。”

吕金花气的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大妈见状说:“要不今晚先住我家,明天再作打算?”吕金花有些哽咽地说:“不了,东西先放你家几天,我先回娘家,过几天要不来拉东西,你就留着用吧。大妈,给你添麻烦了,我先走了”说完,回了娘家去了。吕金花的父母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并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样子,反倒高兴地安慰女儿。老妈把女儿搂在怀里说:“乖女儿,没关系,咱回家住,离开了那个混蛋妳应该高兴。"爸爸也说,房子是他父亲的,咱不争了,妳先跟你妈住一个房间,我住方厅。”

小弟下班回来,听了姐姐的遭遇后说:“姐,这是好事,我们不再跟他家有任何瓜葛了,我明天去单位的职工宿舍住,妳就住我的小屋吧。”亲人们的安慰、理解和关心,深深感动着吕金花,她鼻子一酸,扑在妈妈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第二天,吕金花让小弟借了一辆三轮车,到邻居大妈家,把自己能穿的衣服和能用的东西拉回来,其它的留给了大妈。

龚少杰见吕金花回来上班了,找了个机会,约她一起去了一家咖啡屋。龚少杰关切地问:“金花,妳见到人了,他怎么样?”“还能怎么样,死刑!”“妳不是一直厌恶他么,是命运安排妳脱离苦海,应该说是好事。”吕金花沉默了片刻说:“少杰,你知道吗,我是希望有一个家,做一个贤妻良母,享受那种温馨的亲情”龚少杰听出了话音,但是他无法给出满意的答复,因为他从未想过要毁掉原有的家,再去重组新的家。两个人相对无语,从眼神可以看出,彼此都舍不得对方。

“听同事说妳的房子被小叔子霸占了,不要紧,我会想办法给你搞一套房子。”吕金花听了没有说什么,她明白:龚少杰不肯离开妻子,也不会破坏自己美好的家庭,他想要是一个编外夫人。看样,龚少杰也是那种家里红旗不倒,外边彩旗飘飘的男人了。哎......我到底该怎么办,如果接受了他的慷慨之举,我自然要承担“妻子”的义务。若不接受,会让他难堪。而且自己也真舍不得与他分手。龚少杰大概看出吕金花的矛盾心理,表白说:“金花,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强人所难的,我只希望你过得开心,过的幸福。”

几个月后的一天,龚少杰对吕金花说:“跟我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俩人到了一个新建的小区,停好车后,龚少杰领着吕金花去看新房。房子在三楼,大约36米的使用面积,一室半的标准户型,方厅、厨房和厕所一应俱全。房子都已经装修好了,家具和家电也布置到位。吕金花环视了一下精致典雅的环境,看了一眼红木雕花的床头,按了几下席梦思床垫,对龚少杰说:“少杰,你还真舍得花钱啊,都是高档货啊。”龚少杰没有回答,领着吕金花的手,来到窗前,拉开粉红色的窗帘,向下望去,庭院的环境非常幽美。龚少杰拿出了一把房间钥匙递给了吕金花说:“金花,你就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了,以后我们约会也方便了。”吕金花接过了钥匙。

吕金花跟老妈说朋友要出外地工作,让她搬去住,帮助照看房子。老妈问:“是男朋友还是女朋友啊?”“妈。你管他男女干嘛,反正人家都去了外地。”恩,也是啊,老妈不再问了,她跟儿子说:“你找个时间,帮姐姐搬东西。”吕金花不愿意逼龚少杰离婚,又不甘心分手,只好搬进了新房。龚少杰一有机会,就来看吕金花,邻居们都以为是一对夫妻。一晃,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两个人之间的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了,龚少杰有时十几天也不来,吕金花感到很寂寞,她看见人家夫妻领着孩子,有说有笑,好生羡慕。

能引起癫痫的常见原因是哪些
金昌哪家的医院治癫痫病好
导致儿童癫痫的常见原因

友情链接:

情见势屈网 | 安庆二手电动车 | 梦幻分解装备 | 按摩解酒 | 和氏奶粉价格 | 汽油价格上涨 | 毛和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