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屁屁打针视频 >> 正文

【菊韵】遐想 (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距我和何霞最后一次分别,至今已经过去了俩月了呀!这些天,我给她发微信,她不是回信“忙”,便是“过后回你”,几个“过后”都过去了,却依然没有她的只言片语,急人不急人啊?明天就是天下刀子我得回去,我给单位领导找了一个回去的原因,就是回老家取笔记本电脑。何霞不正是在老家这个镇政府上班吗,我就不相信看不到她啊!

翌日,晨曦撕破夜幕,霞光给这座古城披上金色的薄纱。嘻嘻,我的双肩包里还有学生从天津给我带的天津名牌小吃“桂发祥十八街”麻花,可好吃了,我给她留了两个呢,再把《文学报》发我的新作,长篇叙事诗《霞光颂》的报纸给她。每当她看到我的新作刊发,那副甜蜜陶醉的神色,好像自己发了作品一样兴奋。她这样,我也很幸福啊!

高速车窗外,瞬息万变。夏日的树木、河流、飞鸟急速向后隐去,车里轻轻荡漾着刘金霖演奏的《思念情缘》,呵,多日的郁闷终于释怀了哇!轻轻地伴着节拍点着头,双手指在双膝盖上,做着我在雅马哈电子琴弹这首曲子的姿势。嗨,也许司机师傅也喜欢这首曲子吧,他点的是重复播放呢,正合我的心意了!手指飞快地在膝盖上弹着,我激动了,身心彻底融入悠扬悦耳的音乐里了。

“到站了,有改乘车的不能进站噢,请从进站口进站扫码,测体温。”

女售票员尖嗓门猛然把我从音乐情景里拽了出来!

原来班车没有进站,停在马路边。我走到车门口,司机和售票员怪异的目光聚焦在我的脸上,我本能地摸了一下脸颊,啊,湿漉漉的,原来泪水流到脸上了。我骂了自己一句“神经病”后,急忙下了车,从包里取出一片湿巾擦把脸,发微信:

“霞,我在县城下车了,我想先到你单位。”

过了好大一会儿,她回复道:我不在单位呀,我现在在扶贫的村上呢,有四户扶贫项目落实情况我还得检查,还有那个你知道的五保户方大爷哮喘病又犯了,白天没有时间,我晚上想到医院看他去。

唉,大热天,水米未粘牙,途径二百多里,看望她,却是这样的情况,我心一下子又郁闷起来了!

何霞说的方大爷我也知道,家里原来就养着土蜂。那次,我到县城在她家里见过他,他是给何霞送了三瓶蜂蜜来了。这是一个白发秃顶的老头,他佝偻着瘦小的身材,布满皱纹的酱色瘦削脸庞,目光炯炯,精神矍铄。当他知道我是她的朋友时,脸上笑开了花,乐滋滋说:

“这两年来,小何对我比我的那些侄娃子,孙子们强百十倍呀!”

我问:“您老家里都有啥人?”

方老汉苦笑一下:“我今年整整七十六的人了,光棒一个,不然就不会成为小何包的五保户了。”

原来,方老头当年家里穷,弟兄五个其他都成家了,他最小,初中毕业回来,他说了几个女娃,家里实在没有钱给他定亲了。

老汉说到这,神情一下子变得默然了,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对我说:“娃,你还不知道,现在有亲情的人,还不如旁人呢,年前,我有病了住院了,在屋的老大老二把我送到医院再不闪面了,还是小何在医院把我照管了两天,帮我取钱,帮我办出院手续,比我那些一个奶头下的亲哥和侄娃都强呀!

我默默地点了下头,盯着方老头。

倏然,老头扬起头,得意地笑了,说:“我没有想到老了老了竟然还收了个干孙女呀!”

我颇有兴趣地笑着问:“是谁呀?”

“远在千里近在眼前呀!”方老头指着何霞说着。

啊?何霞竟然在工作的地方认了个干爷爷,瞎胡闹!你何霞把中央精准扶贫精神落实在行动上,这是你的神圣使命,我支持你,可你给自己在这里认了一个干爷爷,成何体统?也许我的不以为然的神色,被老头窥见了。他垂下头,避开我的目光。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点尴尬。何霞嗔怪地瞪了我一眼,继而,咯咯一笑说:“方爷爷,只要你不孤单,幸福快乐安度晚年,我这个干孙女也就心满意足了!”

接着,何霞指着我说:“就是他给我讲习总书记到一个省视察工作,天下大雨,陪同的省委领导建议,改天再去上山看望山民,习总书记很不满意,他挽起裤腿第一个前面走了,省委的干部一个个紧跟着习总书记一同上山看望山民去了。这件事激励着我,一定要使出浑身解数把我包的五户的扶贫工作做扎实,绝不走过程,总书记的思想的落实就是要靠我们这些最基层的的党员干部来完成呀!”

沉吟片刻,她指着我,笑眯眯对方老汉说:“方爷爷,你还不知道吧?你在扩大蜂场的时候,我给你的一万块钱就是他借给你的呀!”

啊,我惊讶了!原来去年五月份,何霞说家里买房还要借人的一万块钱,弄了半天是给自己的工作对象要呢。不过,这一次我不像刚才那样把抱怨的表情写在脸上了。你何霞是谁?你是支撑我的精神支柱呀,你是我的唯一呀!我对你不能有丝毫的怨气啊!既然已经成了既成事实,呵呵,我何乐不为呢?就按照她的话来吧。我也笑容可掬,说:“何霞说的都是实情。”

方老汉脸上浮出笑容,盯着我开心地笑了,说:“爷对不住你俩呀,今年四月我把蜂蜜卖的一万块钱要给小何,她说啥就是不要!”

这时,何霞莞尔一笑,说:“你盖房上边给你了五万一千块钱扶贫款,你还借了六万元,你先人家还给别人,最后再还他的钱,我是担保人,他绝对不会像你二嫂为了要你盖房借她屋的七千元坐在你屋不走。”

“哈哈哈哈哈,二嫂问我要钱的事你也知道哇?”方老汉的爆发出开怀笑声震撼了我,我和何霞都笑了。

蓦然,方老汉潸然泪下,说话结巴了:“小,小,小何呀!我,我我,我……”泪水在这张饱经沧桑的脸上流淌。

何霞的微信声打断了我遐想,我低头看她的微信:刚才镇党委在微信群发了紧急通知,端午节不放假,不下班,所有包村的干部,要深入自己包的户是不是还有哪些工作不到位,立即补上,迎接县上、市上和中央工作组的对扶贫工作的大检查。

我懵了,这就是说,见何霞是无望了哇!我急忙拨打她的电话,语音却是“你拨打的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显然,她是不能接电话了。尽管如此,还是不甘心,就给她发微信:我们最后一次分别的时候,至今已经过去了俩月了呀!最近郁闷死了,丢三拉四的,像丢魂似的呀!

本来还点了个流泪的表情,却又删除了。那样的话,显得我一个大男人太没有出息了吗?我就把我也忙的实际情况在微信上一一诉说给他。最后还是不甘心地把“你知道我这些日子是多么地难熬啊!”发给她了。

何霞微信回复:我们来往这么几年,我知道你的男人自尊心很强,你说,你回来取笔记本电脑,实际你回来就是为了看我!今年是扶贫工作最关键的一年啊!现在是特殊情况,你应该理解,你也应该静下心把你的事情干好才对。

我还是不能回心转意,又给她发微信:要么这样,我把报纸和那些小食品给你放到在单位的其他的同事那儿吧,或者放到你回县城家的给你放东西的商店里吧?我们以往经常都在这些地方放东西。

立时,她的微信:你千万不要在这地方再放啥了!

嗨,莫名其妙!女孩的心有时就是让人琢磨不透。唉,回老家吧,回吧!

我完全凭着下意识支配着自己,进站,扫码,测体温,上车,买票……视野里的一切都是那么虚无缥缈。

到老家里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又渴又饥,这时才想起来,早点和中午饭忘记吃了!还好,包里有两个天津的“桂发祥十八街“大麻花,吃个压压饥吧!麻花啥味道,我却毫不理会呀!麻花很干,吃了几口感觉渴的难受。顺手按了烧水壶顶上的开关键,没有几分钟水烧开了。在接烧水开水的时候,水溢出玻璃杯烫了我的右手,疼得钻心,这会才意识到这是壶里快两个月的陈水,怎么能喝呀?就拔掉电源线,打开壶盖,端起壶想把水倒在脸盆里,壶竟然从我手里掉在地上,零件散开,开水烫了脚面,还好我穿的是皮鞋。

天无绝人之路,想起包里还有一瓶农夫山泉呢,我心不在焉吃完了一个麻花,也喝光了瓶子里的水。打开电视,没有心情看电视,没有开屋里的所有灯,就是把电视设置静音状态,让电视屏光作为唯一的光源。就这样,静静地仰面躺在沙发上,死死盯着天花板,感到很压抑,甚至心慌意乱,不知何去何从。索性,进了卫生间洗澡,站在淋浴喷头下,一动不动,让细雨般的暖流,从头顶到脚下,浇灌,尽情的流淌……

闭着双眼,眼睛溢出的泪花,源源不断的汇入骤雨般热流里了。

从浴室出来,摸黑开了卧室的床头灯,躺在床上,第一映入眼帘的床尾对面墙上的那幅秀丽的字画:

两个黄鹂鸣翠柳

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

门泊东吴万里船

……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何霞给我取了十几副自己写的字画,我喜欢哪副就拿哪副,我就挑了杜甫这首绝句的字画。因为,在小学五年级课本里就有这首诗呢,当时语文老师讲的很吸引我们,末了,他说:“这就是作家的伟大之处,你们说作家伟大不伟大啊?”我和同学们一齐喊:“伟大!”到现在,记得我的声音最大。

霞,你知道吗?就是在这节课堂上,文学这个魔鬼悄悄潜入我的肉体和灵魂里了吧?

七月流火的天气,在城里不开空凋就无法入睡,可在故乡,这样的天气晚上还得盖薄被子呢。浑浑噩噩的头脑,这会儿却觉得没有困意了。鬼使神差打开床柜上的手机的QQ音乐,播放着刘金霖的《思念情缘》乐曲,我点的是单曲重复。

啊!我明白了,她不让我把报纸麻花放在那两个地方了,因为她明白,再忙我非送报纸不可的,这就意味着为时不长我们就会见面的啊!我的心儿,伴随着乐曲,像乐曲里的架子鼓咚,咚,咚,咚地欢跳……

癫痫患者能吃甜食吗
合肥中医治癫痫
治癫痫病效果好的办法

友情链接:

情见势屈网 | 安庆二手电动车 | 梦幻分解装备 | 按摩解酒 | 和氏奶粉价格 | 汽油价格上涨 | 毛和老鼠